荼沙

开始水彩学习,要努力变强

还是没有画完,只敢半夜腿进度,第一次搞那么高的完成度,心虚怕画不好啊…

今天不但是没有画完西撒的一天,也是空间还没有解封的一天

测试色差,依旧是刷不了空间的一天,我头好秃

急哭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萧萧萧:

看咱又在营销号发现了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来世做一个良家女子嫁给太上皇吗

真香

先笙的笙:

敲碗等肉,涂了张咬人的小狼狗,广播剧这一段简直神了
#杀破狼#
七十八章
顾昀又投鼠忌器,生怕不小心伤了他,汗都快下来了,气急败坏地骂道:“我他娘的刚回来,往哪走?”
  长庚倏地一顿,顾昀落在他颈侧的手随之停下,用手背在他下巴上轻轻掴了一下:“醒醒!”
  这一下轻拍可能是力道不够,非但没把人叫醒,长庚那双如同要滴血的眼睛忽然眯起来,像头被激怒的豹子,回头给了他一口,咬住了顾昀的胳膊。
  顾昀:“……”
  早知道就大巴掌扇上去了!
  顾昀轻“嘶”一声,眼角狠狠地抽了抽,他这辈子挨过砍、挨过炸,被人恨不能生吞活剥地一口咬住却还是破天荒的头一回,真有心一甩胳膊崩掉那疯子几颗门牙。
  然而他手臂僵了良久,最终还是没下得去手,片刻后,顾昀缓缓地放松了手臂上的肌肉,有一下没一下地捏着长庚的后颈,一边抽凉气一边低声道:“扒皮抽筋吃肉——咱俩多大仇,你有那么恨我吗?”
  这话不知触动了长庚哪根神经,他眼睛微微一眨,随后两行眼泪毫无预兆地就下来了。
  长庚也不出声,只是一边叼着顾昀的胳膊,一边悄无声息地流眼泪,那眼泪似乎冲淡了他眼睛里可怕的血光,良久,长庚的牙关竟然微微地松了,顾昀试探着抽出自己鲜血淋漓的胳膊,看了一眼,低骂道:“属狗的混蛋。”
可是骂归骂,他还是把人搂进怀里,伸手抹去长庚眼角地泪痕,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他的后背。
  长庚伏在他胸口上,足足靠了小半个时辰,才渐渐从一片混沌中艰难地恢复神智,整个人像是刚从一场大梦里苏醒,茫然了半晌,那些乱七八糟的记忆才渐渐回笼。

忘发了的徐徐,黑白比彩色好看多了,我应该是个色弱